说谎

你们好看有钱又体贴的男朋友都是哪里来的?


某乎这个匿名功能我要吹一万年。再说一遍,这绝对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的那种艳俗故事,不仅如此我还有可能是在座答题大神里唯一一个单身贵族了……特意来这里怒答一发是因为看到这个标题时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居然是别人的男朋友……当然了虽然别人家的男朋友又好看又有钱又体贴,但我也是有道德底线的人不会去主动撬人墙角的大家放心。

然后众所周知有一种故事叫与世界分享你新编的故事……不过这个故事肯定不是我编的,信不信自由心证,评论不要猜了也不要吵架啊啊啊,你觉得太假了就当个笑话看就可以了,挑刺来杠很low的。

+++++++++++++我是补充2的分割线+++++++++++++++++
没想到这么多赞?小透明受宠若惊哈哈哈。

评论我都看过了,师兄确实是我师兄,但只是有师兄之名无师兄之实……平时也不会这么称呼的,在这里这么叫只是为了叙述方便而已。并且阿青也是个化名简称,再说了现在十个网友六个叫青……如果有人觉得可能熟悉肯定是认错人了哈哈哈。

再补充一个当事人的说法吧。祈祷一下这两位不会看到我在这里答题。阿门。

今天青gg顺路来给师兄送钥匙的时候我用换班安排表小小的贿赂了一下他,因为毕竟这种问题要是让师兄他老人家知道我说不定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顺便师兄他某个社交工具的昵称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们都觉得这可能是在威胁青gg,不让青gg见到第二天太阳的办法……大家都懂吧)。

当时是这样的。

我:阿青,你觉得你现在这个这个好看体贴又有钱的男朋友是怎么来的啊?

青:现在?好看?体贴?有钱?你是不是对你师兄有什么误解?

我:……那你觉得,我师兄现在的这个好看体贴又有钱的男朋友是怎么来的?

青:你觉得是怎么来的,天上掉下来的还是地下冒上来的?

我:师兄揍回来的。

青:你师兄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

我:是怎么来的啊?

青:算命算来的。

我:……

然后他就走了。

+++++++++++++我是补充的分割线++++++++++++++++++++

以下是原答案:=.=+

师兄一开始对阿青特别客气,换句话说师兄对任何人一开始都很客气,阿青也是其中之一而已。毕竟程序的套路是先软才能后硬,不能屈打成招。

但通常软都是没有用的。

打个比方说老师叫你明天上课不要像以前那样迟到了,你迟到都习惯了,这一句提醒其实是没有用的,除非第二天罚你抄一百遍班规,你才会往心里去。师兄一开始对阿青的客气就像这样意料之中的没起什么作用。

虚心接受,屡教不改,这种人我们见多了。

但阿青的与众不同在于,打架斗殴那些熟脸的人三天两头往我们这里扎,阿青一开始是被人坑了喝茶一日游,后来不知道是怎么着有事没事就来了……我觉得也是巧合,毕竟也不是每一次师兄都在的。如果说蓄谋已久不会这么不赶巧。我个人猜测。

就第一次,是两伙小混混大晚上撸串为了那一张桌子大打出手,打着打着一个人顺手就抄了一空啤酒瓶,阿青在那个空里就近把一个女孩从混乱里拉出来了。最后那个啤酒瓶没砸下去,其中一个混子不乐意了说你摸我女人的手是什么意思,顺势就转移战火向阿青了。这种老赖特别擅长玩这一套,想认输又抹不下来面子,随便找炮灰顶锅就好了。阿青这个锅背的冤枉,心里又不服气,刚准备和他们一伙人干起来,我们就赶到了。

做笔录的时候阿青特别老实,有什么说什么,不说废话条理清晰,和隔壁打感情牌的几个常客形成鲜明的对比。本来也没阿青什么事,随便教育之后就放了。

第二天抓住一个小偷,阿青是受害者之一,就又来了。第三天公交车上有个性骚扰的,阿青是报案人,就又来了。这时候大家已经很熟了。当时还开玩笑说阿青是什么体质。

再下一次就又是打架斗殴了……然后隔三差五就会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机由牵扯进去,上面还很重视他,调查了一下是不是某帮派的关键人物什么的,盯梢盯了好几天,确实都是巧合,而且也不是多管闲事,一句话总结就是“年少气盛一时冲动了”。师兄呢这时候才重新熟悉他,之前我们背地里说阿青他都不在的。师兄是头儿嘛,不用像我们一样认脸记事情。然后他特别纳闷地跟我们说:“怎么之前也没听说冲动道儿上有他这么一号人呢,我看着他挺白净儿的,不像是打出来的头啊?”

我们都摇头说不知道不知道。

师兄说:“这么好的一小伙子,别就这么堕落了。”

我们都点头说对对对对对对。

之后师兄就对他格外照顾,嗯,就是比较粗暴的那种照顾,承载了我们的爱与嘱托,希望阿青这么好看又温柔的男孩子想喝茶在家喝茶就好了不要来我们这里凑热闹了我们这里本来就很热闹已经够忙的了他再时不时地就像领导巡视一样来坐一会就走弄得每次他一来啊跟回了家一样打招呼的约游戏的请吃饭的整个局里欢天喜地过大年似的很影响工作效率的啊……

有一次师兄送他到门口:哎,以后别来了。

阿青脸上贴着创可贴:这可由不得你。

然后师兄压着他胳膊把他拧出去了,再说什么我们就没听见,都是成年人了嘛,违法乱纪了我们可以管,但有关做人的原则本质问题我们是没有办法插手的。另外一方面,我们都只是想当然的认为阿青只是看起来好像和别人不一样,但其实既然主动动手参与斗殴了,说明核心方面只是大同小异而已。

再下一次是师兄亲手把阿青押回来的,阿青非常懂大体识大局,该交代的统统交代绝不含糊,认错态度良好反悔措辞恳切,但问题就在于,他每一次都是这样。师兄捉他他也不反抗,老老实实坐在椅子里挺直腰板坐好低头,等师兄纸笔摆好了主动开始从头说起。

然后他半垂着头的侧脸还很好看。

记录完了之后他俩还是面对面坐着,师兄歪着头皱着眉手指一下一下磕着桌子恨铁不成钢的徇私教训他。

师兄:你怎么还屡教不改呢?好好的干什么不好,非得进来折腾我们?还不够劳民伤财的。

阿青:你讲道理吗?

师兄:讲啊。

阿青:你弟弟被人威胁欺负了,你能不还手?

师兄:这事儿你找我啊,我给你办。你自己动手,人家报警了之后不还是我收拾你。

阿青:上次已经麻烦过你一次了,不太好吧?而且我也没想到那个小孩能报警……

师兄:人家报不报警都不是你打人的理由,我说你天天来我这儿,光交钱就交了多少了?你赚的那点钱够你这么作天作地的吗?省省钱干什么不好。

阿青:我又不缺钱,再说了,我觉得打人也……

师兄:你你你,危险发言,给我憋回去。

阿青:哦。

师兄:我看你打人也没什么经验的,这几次都算是有惊无险,万一以后再出什么事儿怎么办?年轻人荷尔蒙无处释放多跑跑健身房啊打打沙袋打打拳,不比你这样划算多了?

阿青:我没有……哎行了行了,我尽量下次不来了。

说着就起身要走,被师兄眼疾手快摁着肩膀摁回凳子里。

师兄: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你下次给我打电话行不行?


阿青:我自己的事……你这样治标不治本。

师兄:总比你一个人有用,实在不行咱不还有证件吗,你是不是傻。

阿青:你这是滥用权力,再说你这个身份帮我打架,不合适。

师兄:谁要帮你打架了?防患于未然,劝架懂不懂,不懂下次我手把手教你。

阿青: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每个进来的人你都这么管一遍,这是社会教导主任啊。

师兄:你别在那儿阴腔怪调的,我可是把话给你撂这儿了,你要是再明知故犯给我搞什么事儿,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不拦着你作死。

阿青:哦。

师兄:你再哦一个?

阿青:哦……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别打别打。

之后呢……神奇体质我们局宠阿青……下一次来的时候……不仅自己身上挂了彩……师兄也鼻青脸肿的回来了……

我们:“哈哈哈哈哈哈师兄不要和阿青一起玩了,这个惹事的命格太硬了你克不过的哈哈哈哈哈。”

师兄一副吃了瘪的样子,好歹眼睛还算冷静,说:“这次不怪他。这个案子都给我严肃仔细着啊,年底能不能升官发财,就看这个案子了。”

阿青:“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师兄揪着他领子:“你敢?”

原来这次阿青是污点证人。我就说这个人没那么简单吧,自己的时候是出门必打架,伙上师兄连人命都差点闹出来,不服不行。

问题就在这个“伙”上,可别说他们两个是出去撸串偶然碰上的,这话逮谁谁不信。我们就多留了个心眼,雷达一样全员出动眼睛耳朵全方位监视他们两个。当然是在那个案子之后了,对了那个案子是去年的,破获之前谁也没想到是会震惊全国的一个热点性事件,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师兄其实伤的很重,一直到在办公室紧急处理了一下移交上属才被强硬送到医院,养了好久。离奇的是这段时间既没什么大事也没什么阿青,所以即使没有主心骨我们也过得很自在。

我们开始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会不会其实师兄他老人家也是一千载难逢的扫把星?和来事儿精阿青这么“啪”的碰上之后,会不会就像原子弹爆炸一样虽然威力极其大但其实没有后招了?但这种猜测是没有时间和机会去验证的,师兄没几天就回来了。

师兄:在那儿躺着还要应付人应付事儿,还不如在办公室躺着舒服。

我们:哈哈哈。

而且大家看他那个样子就算有事也不好意思去麻烦他,所以他确实是非常特别以及十分的清闲,就差在沙发边搬个床垫来了。我猜今年先进个人也是他的。

然后他还给阿青申请了个没表彰也没批评的文书,也不知道阿青知不知道,又听说阿青在师兄住院的时候看都没去看一眼,而且我们也没有再见到他。相当于自从那天之后他就老实又本份再也不来我们眼皮子底下晃悠了,师兄也没再提阿青如何让如何,只是上下互相都装作从来没有过这个人一样。直到有一回领导感叹希望最近闹事的都有阿青这种点到即止的分寸,师兄才接了一句嘴说得了吧他不给咱惹事儿就算是积福了,不过呢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应尽的原则,阿青最好永远也别来了,这儿啊又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领导可能是看着今天上上下下其乐融融的氛围不错,就主动开了个玩笑:“万一死了呢?”

我们一齐看他:“……”

师兄:“……”

领导:“哈哈哈,我就,哈哈哈,我就开个玩笑,哈哈哈,不来是好的,哈哈哈,这么好的小伙子就是不该来,哈哈哈,哈哈哈。”

师兄慢慢从沙发上坐起来,然后又慢慢站了起来,慢慢披上了个外套,慢慢打开门往外走,慢慢地说:“我去看看他死了没。”然后又自己呸了三声,慢慢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师兄这一走就是一天,我们还惦记着这个人衣服底下都藏着纱布呢,万一双人原子弹还留了一道残余的火药死灰复燃了呢?但……万一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死灰复燃呢?在坐的各位都懂我的意思吧?

第二天他老人家迟到了,吊着两个大黑眼圈哈欠一个接一个的打,仗着领导不在,一头趴在桌子上睡得那叫一个香。

我们心照不宣,稳了。顺便大家不要觉得公务人员都是很死板的老封建,这种事现在多常见啊我们见多了都习惯了。尤其是师兄虽说不如阿青好看但起码脸上干净还算说得过去,就是不丑,而且高,大家谁不喜欢看好看的人谈恋爱哪。

师兄睡到下午两点多,醒了之后出来问问我们有没有吃的,这时候人满为患正是最忙的时候肯定没有人搭理他。然后他回了一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工作服齐全总算像个人一样了,帮着干了一会儿活到三点多吧,有个同事一抬头哎呀坏了大事不好,然后咳嗽两声大家抬头看了看哎呀呀。

阿青戴着墨镜有模有样的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玩手机。

我也分不清他这是来干什么的,又惹事了还是来报案了还是谈恋……不能往下猜了。走神。

师兄这个小头儿不是白当的,他坐在那儿之后排队的人肉眼可见的迅速减少了,等他面前最后一个人也走了的时候阿青幽灵一样坐过来了,墨镜挂在手指上转圈。师兄拿着笔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阿青把左手提着的塑料袋放到桌子上,说:“我自首。”

师兄:“你怎么了?”

阿青:“参与入室抢劫和打架斗殴了。”

师兄:“时间地点人物。”

阿青:“昨天晚上,我……”

师兄把他提来的塑料袋放到桌子下面,说:“知道了,你明天再来吧。”

阿青:“好的。”

阿青就走了。

塑料袋里有两个饭盒,一个荤一个素,荤的里有鸭脖鸭心鸭板肠,素的里有藕片土豆海带结,大家排队有秩序去办公室轮流分一杯羹,毕竟还在工作时间,明目张胆的话太过分了。

我进去的时候问正吃的兴高采烈的师兄:“阿青也太体贴了吧?”

师兄空出嘴来说:“好人有好报。我们的工作就是送迷路的人找到正确方向。”

我:“那也不能让迷路的人以身相许啊?”

师兄:“你还吃不吃?”

阿青第二天早上果然来了。开了一辆银灰色的车,不是敞篷跑车我还有点失望。然后我师兄从副驾驶上下来,两手揣着裤兜走进局里拿了一包什么东西又出来,给阿青扔进车里,站在马路边朝车窗点点头,车就慢慢开走了,我眯了眯眼,车牌号还很吉利,吉利的能猜出价格不菲。

师兄回头跟我们解释说:“阿青喝咱们的茶喝上瘾了。”

我们:“……等等等等,审讯笔录的时候撑死给他们倒杯水,从来没有泡茶这一说啊?”

大家不约而同沉默了一会。

师兄:“只有我给他泡过是吗?”

我们才模糊的想起来好像阿青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确实是师兄千年等一回的微服帮忙日。某机智的小姐姐艰难的说:“这可能就是喝茶喝出来的缘分吧。”

再之后呢,阿青再也没有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来局里喝过茶串过门,他成为了家属团里最有钱的那一位。我们跟着沾光,每逢佳节胖三斤,吃的特别愉快。

当然这个回答不是说鼓励大家去当地的局里喝茶……我说实话,阿青之前被师兄揍得真挺惨的。师兄是武力派的,阿青又不听话,所以别的别人打架进来可能能坐着歇上一会儿处理一下什么的,阿青每次来都只有伤上加伤的份儿,我们看着都心疼。而且很多时候确实是阿青的错,不说全责起码不能洗成无辜,亡羊补牢(看在师兄受伤的面子上)及时改过当然很好,但不能因此就像他学习去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撩人,很耽误工作的。

而且还有一点,阿青就算受伤挨打也是很好看的,我觉得其实多数人都没有这种真·能打的颜值水平,so……真的不要学啊啊啊。

评论(15)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