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尴尬综艺多如羊毛,诸葛青在茶几上开了一大包黄瓜味的薯片,一边一片接一片咔嚓咔嚓一边在心里乐乐呵呵弹幕吐槽。

他的耳朵尖忽然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嘴上的咀嚼动作没停,身体上的重心承受点却从沙发垫儿上移到了木地板上,走过玄关开了个门缝,又回来重新把薯片抱进怀里,坐下来继续看综艺。

王也踩拖鞋走路时很有节奏感,诸葛青闭着眼都能想象出他是怎么落脚再抬脚往前走的,逐帧动画,简单极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把这种节奏记进脑子里的,但也没有在一片拖鞋拍地的杂乱声里要他辨别哪个是王也的场合。比如做一个综艺节目,蒙上嘉宾的眼睛,一群路人甲乙丙轮流穿拖鞋走过面前——要真有这样的无聊的测试他还真不一定能把王也百分之一百稳妥的抓出来。平时,平时生活里就那么似是而非的确认,没别的用,顶多像现在这样单方默契的开个门。来自王也由远及近的来又由近及远的去的独一无二。

诸葛青听力好,不用听风吟耳朵也尖尖。睡觉也轻,隔着夹板墙有人打呼噜都能把他吵醒那种。王也虽然自己睡的香,但第三视角其实不算老实安静——作为一个二十余年来和男人睡觉都过敏的人,和这样的人同床共枕无异于海鲜过敏者胡吃海塞了二斤热腾腾的麻小。万万没想到一阵子后听习惯了,在绝对安静的零分贝夜里反倒有些失眠。临睡前王也带着他的节奏声和没擦干还在滴水的头发懒懒塌塌走进卧室,像是什么日复一日的特别声控仪式,哒哒声打开睡眠模式,习惯。

电梯刚才在这一层停了,电梯门平滑的摩擦声后,拖鞋慢腾腾的长音在高跟鞋皮鞋的跃动里突兀又格外,那种睡前熟悉的感觉涌上来简直要印在骨子里,就算车祸失忆也忘不掉的画面感。诸葛青舔了一下手指上的黄瓜味粉末。

坐回来没几秒王也就开门进来了。果然趿拉着他的拖鞋,走直线,从诸葛青怀里拿薯片吃。

“我刚才是不是没关上门啊?”

“关了。我刚开的。”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来?”王也十分好奇,光着脚盘腿陷进沙发里,和他一同看笑点莫名的电视节目,“哎?这个人是不是上过春晚?”

“你还看春晚?”诸葛青非常惊讶。

“你不看春晚?”王也比他更惊讶。

“不看。”诸葛青干脆利落又坚决,“那么无聊的东西你也看得下去?”

“看……看习惯了呗,毕竟是年年都看。”王也吃薯片吃上了瘾,“在山上的时候啊,过年都是按辈分一块儿凑几桌吃一顿,电视里就是春晚,有事儿就聊聊天没事儿听一个电视音。就这样,也没怎么仔细。”

“听音还能听个面熟,王道长记忆力可以啊。”诸葛青真心赞叹。

“要这么说……看肯定是看了,一眼都没往电视上瞟不太现实,”王也打哈哈,“你也知道我辈分低,三十儿那一晚上老老实实不作妖就行。”

“咳,年年看春晚,辛苦你了。”诸葛青拍了一把他的大腿根,“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就下楼去倒了个垃圾,连鞋都没换。”王也说,仄着身子从裤子边口袋里摸出一个拇指大的小玻璃瓶子,“又在楼下买了瓶这个风油精。才什么天,都有蚊子了,哎哟昨儿晚上咬死我。”

“蚊子?”诸葛青不太相信,“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别提了,大半夜把我咬起来,就听着嗡嗡嗡嗡嗡嗡,想睡觉都睡不好。捉捉不住,大半宿就跟他较劲,今早起来一看,给我咬好几个包。”嘴上埋怨着给他展示胳膊上腿上被挠的一道一道红印。

“我从小就不招蚊子,没有应付经验,不好意思。”诸葛青没法和他共这种折磨人的情,倒是看他抓了好几个薯片塞一口吃的样子有点疼,“那就是说蚊子咬两个人的份儿都由你一个人担着,真是辛苦了。”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那我先谢过王道长了。”诸葛青心一横干脆把薯片袋塞到他臂弯里。下了沙发打开冰箱拿了一包蔓越莓果干回来,“怎么没买瓶花露水蚊香片什么的?”

“这不是没用吗,”王也叹口气,伸手又捏了他的几块果干吃,“别听什么挑体型挑血型挑这挑那的,还有蚊不叮电蚊片,都没用,蚊子要是想咬人,隔着几层衣服也能吸着血。我活这么大碰上的最有用的物理防治措施就是蚊帐,但支蚊帐又闷人,没得办法。”

诸葛青这次不让他了,把果干放到王也够不到的另一边紧靠着大腿立住,自己一口一个的打牙祭:“考虑一下结界吗?”

王也只好吃薯片:“没用的,我都试过了。”

“那就真没办法了。”诸葛青自己快乐吃蔓越莓,电视里的男嘉宾一脚踩空掉进水里,制造了一波字幕笑点。然后进入广告。

“他肯定上过春晚,”王也确定地说,“好像还唱过难忘今宵。”

“这个我知道。年年都是李谷一,跟老天师一样,镇得住场子。”

“那年他就跟你一样,要杀到终点砸场子。”

“哎我说王也,你不是从不抬杠的吗?这是下了山别的没学好,就会抬杠了是吧?”

“跟长辈得要讲礼数,杠你不算杠。”王也还乐得抖了两下腿。

“得,你怎么都有理。”诸葛青学他的京腔,下地往厨房走,“中去还吃饭吗?”

“拌个西红柿吧,开火麻烦。”王也怀里薯片的包装袋终于见了底,使劲捞来了红红的果子脯名正言顺吃,“我刚发现,你走路怎么没得声儿啊?”

“懒得抬脚行不行?”诸葛青弄出一点动静,“这样累。”

“我以为我就够懒得了,你这更出花儿啊。”王也朝他拱拱手,“诶对,我走路有没有声儿?你注意过没有?”

诸葛青拉开厨房门,回头笑得神秘:“你猜啊?”

评论(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