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给 @水蒸蛋两滴酱油  太太的答辩礼物qwq那天说错话啦太太对不起QAQ

*cp自由心证,伞修伞友情向√

*当个段子也好(小声)因为真的超级短啊A













 

他站了一会儿。

照片上的人依然是少年的明艳张扬,只是失了光线的色彩,那一片热忱的希冀与对未来的展望也随着血肉的泯灭而不复存。可日子总要向前看。只是无论怎样时过境迁怎样似水流年,“挚友”这个词也不会融成“故友”中弥漫的怅惘。

十年。

十年的长河里沉浮着两个人的血色荣耀。回望模糊扭曲的旧时,幕天席地的撒满朦胧的雾霾,只有眼前照片还年轻的无所顾忌。

他坐下来,从袋子里拿出各式各样的吃食,整整齐齐码成一排,最后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小瓶二锅头。青石板粘腻又微凉,向上泛着绵绵的潮气。

“苏沐秋啊,我清明可就不一定来了,你爱吃的我都带了,你念念不忘的翻来覆去就那几个,要吃吃别客气,连清明那块一并吃了,也撑不着你。”他依旧是当年的语气,嘴边勾起的,也是当年的笑意,“喏,嘉时网吧后街的烤地瓜和糖饼。”

“你走之后没几年,东边的菜市场就拆了。前几天我去打听,彩票站的说,卖桂花啤酒鸭那老两口去北方给带孙子去了。这不,只好从熟食铺给你买了半只啤酒鸭,没有桂花你也将就着吃吧,有就不错了。”

“上次跟你说的国家队还记得吧,啊,是,我们赢了,总冠军,世界的。”

“那些外国战队啊的确都很强,但是还是我们更胜一筹。毕竟我们有冠军的能力和实力,这没办法。当然,国家队取胜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的领队比较强。”

“你看看英国那个领队,一看就不是潜心荣耀的人,虽然他们队的那个术士还勉强值得一战,但负责布置战术那个驱魔师简直是战术届的耻辱,其他也还凑和吧。主要还是领队不干正事,成天神神叨叨的。要是他们换个领队,比如我这样的,或者孙翔这样的,说不定就不用来一趟这么匆忙又尴尬的瑞士一日游了。”

“……最后总决赛和美国打。他们从领队,到每一个选手都是不容小觑的强,可惜最后功亏一篑,胶着的时候二对二,少天把手速提到近八百,一波带走美帝王牌战法,小周才用雷特狙击弄死了流氓一样的拳法。”

“真了不起啊。”

“半决赛的时候沐橙差点完成一挑二,把赛前说她花瓶的魔剑挑了。真是,虽然年龄的十位数长了,可总觉得她还是当年故意忘记买烟的稚气未脱的……妹妹,其实她早就已经开始井井有条游刃有余的打理自己的生活。陶轩没有亏待过她,老板娘也没有,下半辈子小康生活是绝对没问题了,终身大事我会替她把关的,你放心吧。”

“我啊。”

“我算是彻底退役了,老冯说下届世邀赛说不定就换换人换换血,我那一套适用于和我相熟多年的亦战亦友,新人的让他们自己摸索着来吧。”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他不提,到时候我也会主动跟他提出来拒绝。在这个舞台上活跃这么些年了,总该给年轻人些机会。毕竟执着的是荣耀,从来不是贪慕那个位置。”

“恩——转过年儿来大概出去看看,看看外国人都怎么打荣耀的,有很大借鉴意义嘛——不过外语确实是个问题,我一看那些歪歪扭扭的字母排列组合就头疼。我还想,要真让老冯那边再给我安排个翻译陪我度假也太兴师动众了,正好,上上周雪峰周游列国刚回来,之后种种也是顺水推舟的事。毕竟沐橙还没出道的时候,我们是最默契的搭档啊。”

“这么一出之后,沐橙说运气真的很重要,我应该算是运气好的。比如遇见你们,比如遇见陶轩,比如遇见老板娘,兴欣战队的所有人。还比如这次的雪峰。”

“大概是人格魅力吧,哎。我也没办法。”

“……为什么要出国?”

“要是国内能过的好,我也不想背井离乡啊。这次从退役之后回家,被赶出门,再从北欧飞回来,虽然能看出来爹妈是真的高兴,可这高兴后头毕竟隔着十年芥蒂呢。”

“我爸虽然默许了我打游戏,可老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一时半会根本也调转不过来,家里这样就像是兀然多出一个陌生人,我们都很尴尬。”

“上次叶秋开玩笑说,其实从某些方面来看,我回来还不如不回来。不过我不赞同。毕竟我妈下的方便面的确好吃,比你泡的我泡的沐橙泡的都好吃,单单凭这一点我也不后悔回家这个决定。”

“还有什么?”

“啊……眼看着也就奔三了,想往叶家插女儿的也有挺多。叶秋问过我有没有相中的,我只能说什么一心扑给了荣耀,无暇顾忌这种事之类的话来勉强搪塞。”

“当然有相中的。而且何其有幸大家都说他也喜欢我啊。”

“不是那些处心积虑的人啊。也是职选。”

“说真的我们也一起经历过挺多事的。当时可能没感觉,但回想起来就觉得温暖,然后暖啊,暖啊,boom,暖成一个偌大的太阳。”

“当我终于意识到这种感情不对头时,我已经决定了在这条路走下去,走到黑。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态度,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传言是不是真的,或者其他怎样。说真的,我也不想知道。”

“这条路太苦,也太难走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都是不同层次的折磨与压力。”

“我当然可以承受这一切,可我不想看到他的人生里有别人涂抹的不和谐。”

“我不愿让他受一点伤,更何况是因我而造成的痛苦。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什么也不发生。”

他想了一会儿,又笑了一下。

“或许等个几十年我和你终于再见时,我们仍是孑然一身的一条好汉;或许那边有个你心仪仰慕的姑娘,你终于如愿抱得美人归。”

“……哦还有,祝你好好的。别乱折腾事儿,现在没人跟你背靠背了,自己保护自己。有人欺负你你就记下来,等我下去之后咱一起虐他。”

“二锅头。你看今天我多有诚意啊,还特意给你带了家乡特产,来尝尝尝尝,千万别客气,好酒,别浪费是吧。”

他把二锅头的盖儿咬下来,尽数淋在那排凉透的饭菜前。

“我就不喝了。”

天色阴沉,极远处天幕辉煌的火烧云。

“我走了。做个好梦,晚安。”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