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下午五点零七分时,诸葛青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上亮起支付成功的字样,他退出支付软件,把手机装进上衣口袋里,从店员手里接过刚刚包装好的小蛋糕,推门走出烘焙店。穿过红绿灯就是地铁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人特别多,他小心把纸袋护在身前。

看了一会儿手机就到站了,又是人潮,蛋糕底还是温的。走出地铁站,太阳已经落了,天还没完全黑下来,路灯也没有亮。沿着人行横道走不远有一家饮品店,兼卖一些小零食,生意一般,算是勉强清淡。诸葛青每天都去随便买一杯什么喝的,和店员小姑娘随便聊两句,反正经常只有他们两个。今天还没来得及进门便接到一个电话,他停下了拐弯,快步往家里赶。到家时客厅上的圆表还差四分钟整六点。他换了鞋把蛋糕放在茶几上,去卧室换了一身较轻松休闲的衣服。离开时还不到六点半,张楚岚约了他七点一起吃饭。





王也开机时收到了一连串的未接电话消息框弹出轰炸,他就近拨回去,解释说自己五点半刚下飞机,能不能给一条活路。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嗯嗯啊啊应了一阵,把手机从右手换到左手上,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公寓的地址。司机刚把车掉过头来,又听见客人在电话里的人劝说下换到了另一个区,于是只好掉回头来,按照一开始的朝向引进。车里的电台实时的唱起歌来,十八点节目为您报时,北京时间,十八点零零。王也总算挂了电话,随意和司机聊了两句哪里人,看车窗外的路是自己熟悉的最近那一条,放下心来,闭上眼放松靠上椅背,在轻微摇晃和来电频道中养神休息。不知过了多久,意识彻底沉睡前才意识到实在是安逸过头,忙一个激灵醒过来,发现不知道这是堵在了哪里,已经堵了多久。司机师傅似乎早就习以为常,跟着点播的口水歌左右摇晃。油一刻没停的烧出待机的声音,计价器跳跃着增加数字,路灯从车后很远亮到车前很远,清晰照出来路不十分笔直的钝圆弧度。他看了看表,距离约好的时间还剩十分钟,铁定赶不过去了。




他打给张楚岚,说可能得等一会儿,堵车。

张楚岚说:“没事儿,都是自己人。就是有个新朋友,想介绍你认识一下来着。”

王也说:“那不好意思,得让人家等我一会儿了。”

张楚岚说:“自罚三杯?”

王也说:“不喝酒。”





诸葛青十分无所谓似的耸了耸肩,他抿了一口刚倒满快要溢出来的清酒,玻璃杯上面的花纹非常防滑。他端起来。

新不新朋友,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到现在为止的今晚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玩,总比自己在家里无所事事要有趣的多。

评论(4)

热度(170)